万劫武尊第九十七章在下只是路过的搭配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6-04

万劫武尊 第九十七章:在下只是路过的

这就是地极境的力量吗,

长老的死让原本已经战战兢兢的白家长老和众弟子一颗心悬在了嗓子眼上,

“凌宗主,我们白家自问沒有做任何对不起你们铁剑门的事,你这下手也太狠了吧,”白淳元怨恨道,

“你们得罪了叶凡小友,也就是得罪了老夫,上次老夫已经警告过你们,怎奈你们白家竟然把老夫的的话当成耳旁风,还敢暗地里耍阴谋诡计杀害叶凡小友,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凌慕寒瞥了白淳元一眼,道:“也幸亏叶凡小友沒有发生意外,否则你认为你们这群人还看得到今天的太阳吗,”

说话间,凌慕寒地极境巅峰的威压毫不遮掩地弥漫而出,

整个广场在他的威压笼罩下,白家自白淳元以下都不免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來,额头上的汗珠止不住地往下滴,

周围有几个修为不高,心志不坚的弟子更是在这股威压面前双膝跪地,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全身颤抖,似乎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

就在这时,一道含着威严的声音,仿似炸即使他们中有部分人是中途退学的雷般在整个广场响起:“凌宗主仗着卓绝修为欺我白家,传扬出去怕是不太好吧,”

“白世遗,”凌慕寒脸色依旧风淡云轻,根本沒有受什么影响,

“老祖,老祖出关了,”白家的人在此刻显得无比高兴,

要知道白世遗在白家那可是神明一般的存在,又是一名地极境修为的武者,也是目前在白家能与凌慕寒抗衡的唯一一人,

在众人不同的眼神之下,一道人影从大殿后飞掠而來,稳稳地落在了白淳元等人的面前,一脸笑意地盯着凌慕寒和叶凡三人,此人正是与叶凡有过一面之缘的白世遗,

“弟子见过老祖,”白家众长老和弟子不约而同地冲着白世遗恭敬地一礼道,

大手一挥,示意众人免礼,

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白世遗的脸色露出一抹藏不住的怒意,

双眼一眯,冷声冷气地冲着凌慕寒道:“凌宗主,你两次來我白家都是在残杀我白家之人,这样的见面礼似乎有些令人难以接受吧,”

“难以接受也得接受,你们白家做错了事情就应该承担后果,”凌慕寒语气冰冷,

白世遗一脸惊疑,淡然道:“还请凌宗主赐教,”

凌慕寒瞥了他一眼,漠然地伸手一指白淳元等人,道:“你还是自己去问他们吧,”

白世遗继而将目光投向身后的白淳元,沉声喝道:“淳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作为白家的老祖,白世遗可是人生阅历丰富之人,一看这情况就明白,家族里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这件事还惹怒了凌慕寒,否则凌慕寒绝不会下手这么凶狠的,

白淳元不敢怠慢,一脸复杂地上前,凑到白世遗耳边低语起來,

白世遗的脸色随着白淳元的言语不断地难看起來,眼神也在凌慕寒和叶凡身上不停游走,

在白淳元说完后,陡然脸色一沉,暴怒道:“到底是谁做的,有沒有找到他,”

“已经派人去调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白淳元解释道,

白世遗冷哼一声:“老夫倒是要看看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不听老夫的话,简直就是家门不幸,”

“白老祖,想必你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大概吧,”叶凡邪笑道:“不知道白老祖觉得我们这样做有沒有道理呢,”

白世遗看着叶凡,想着不少族人死在他的手里,双手不着痕迹地紧握成拳,恨不得上前弄死叶凡,可是几十年养成的性子还是让他隐忍了下來,

“就算是我白家人做错了,可是你们已经杀了我不少白家弟子,心中的怒气也该消除了吧,”

“消除,”叶凡冷笑一声道:“白老祖以为这是小孩过家家吗,我们心中的痛岂是你们白家几条人命就能弥补的,”

“我白家哪个弟子做错了,你们尽管带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你们又何必伤害这些沒有罪过的弟子,难道他们不是无辜的吗,”白世遗恨恨道,

“在小爷眼中只要是不但可以促进肌肉和毛皮的生长白家的人就沒有无辜的,白老祖就算要算账那也应该找那个罪魁祸首算,他们都是被他连累的,”

“依你的话,如若老夫再不出现的话,你岂不是还要继续杀下去,”白世遗眼中闪过一抹森然,

叶凡嘴角噙着一个有些邪魅的笑容:“白老祖此言差矣,就算你现在出现了,只要时间一到,该但是猪猪乐园势必需要着重考虑如何在用户体验和商业进程上做好协调工作。杀的我们还是会杀下去,”

“你敢,”白世遗见叶凡如此嚣张,心中杀意陡然升起,

地极境的威压冲着叶凡铺天盖地而來,

可威压还沒到叶凡身上,便被凌慕寒给尽数挡了下來,

面无表情地道:“白世遗,原本老夫还以为是你们白家弟子擅自做主要密谋杀害叶凡小友,现在看來很有可能是你指使的,如此的话,老夫说不得也要领教你的高招了,”

凌慕寒的话好似一盆凉水直接浇在了白世遗头顶,令原本被杀意冲昏了头脑的他瞬间清明起來,

脸色大变,连忙摆手道:“凌宗主误会了,老夫绝无此意,”

白世遗绝对相信,凌慕寒是说出的处做得到,自己可不能一时昏了头脑被他抓住把柄,否则的话别说是家族破灭了,就算是自己估计也难逃魔掌,

凌慕寒这纯粹是威胁,而且还是**裸的威胁,可是现在自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沒有凌慕寒那样的实力,只能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

见白世遗身上的威压一收,凌慕寒脸色这才一缓,轻蔑地扫了白世遗一眼,不再言语,

就在这时,广场上空风声大作,一道白色人影从远处飞掠而來,与此同时,一道如洪钟般的声音响起:“孟家孟长道前來白家助拳,”

话音刚刚在众人耳边旋转起來,白色人影便已经稳稳地落在了广场之上,与白世遗面对面地站着,

这是一个身材较为矮小,一头黑发,却一脸干枯的老者,

落地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冲着白世遗说的:“嘿嘿,白兄,听闻有人來上门挑衅你们白家,兄弟特來相助,”

“多谢孟兄好意,只是……”白世遗本來是脸色一喜,可是在想到对手是凌慕寒之时,眉头不免一皱,

意识到白世遗的异常,孟长道也似乎明白了什么,小心翼翼地转过头去,将眼光放在了叶凡三人身上,

在看到一脸漠然的凌慕寒时,孟长道陡然瞳孔一缩,咽了咽口水,旋即一脸讨好地笑道:“不知凌宗主在此,实在是失礼,还请凌宗主不要怪罪,”

这一刻,孟长道也算是知道來白家上门挑衅的人就是凌慕寒了,一想起自己刚才的话,孟长道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

自己好心好意前來帮忙,沒想到对手竟然是他,当下在心里便将白家祖宗十八代咒了个遍,

“你们白家脑袋是让驴踢了吗,竟然去招惹这位爷,你们自己找死也就算了,差点害的老子也陷进去,”孟长道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白世遗,心中暗自想道,

“孟家主,”凌慕寒显然是认识孟长道的,冷笑一声道:“你说你是來助拳的,”

孟长道暗道坏了,连忙辩解道:“凌宗主说笑了,在下只是路过,顺便过來讨碗水喝的,”

“是吗,”凌慕寒声音陡然一寒,

“绝无半点虚言,”孟长道心中已然萌生了退意:“现在看來白家忙于招呼凌宗主,想必是沒空给在下水喝了,在下这就告辞,前往它处,”

孟长道说着就要走,却是被凌慕寒一抬手拦了下來,

“既然來了,就别着急着走了,等看完这场好戏后再走不迟,”

孟长道一脸苦色,心中想说的是不想看,可是却不敢说出口,只能无奈地道:“凌宗主相邀是在下的福气,那就多谢了,”

孟长道忐忑不安地站在一边,一脸的郁闷谁都能看出來,

凌慕寒之所以叫住孟长道,那就是要起一个杀鸡儆猴的效果,相信今天过后,借助孟长道的嘴,相信整个玄风城乃至帝都都将会知道叶凡的大名,也就不会再有宵小之辈去找他麻烦了,也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孟长道这边的事情刚解决完,又是几道人影从数个方向飞來白家,看样子修为都不在孟长道之下,

陆续而來的分别是一个青衣老者、一个锦袍中年以及一对六七十岁的老夫妻,

青衣老者是玄风城另外一个家族的太上长老,据说也是为了助拳而來,

锦袍中年则是玄风城的城主,说是属下禀报有人在玄风城凌空飞跃,自己是來找他算账的,

那对六七十岁的老夫妻又是一个家族的强者,说是奉了什么家主之命前來帮忙的,

可是四人在看到凌慕寒的那一刻,表现和之前的孟长道几乎一模一样,

先是一惊,随后便开始七嘴八舌地解释起來,

虽然每个人的解释都不一样,但是基本内容都是相同的,,“在下只是路过的”,

可以想象得到,四人的下场都和孟长道一样,都被凌慕寒“邀请”到一边“看好戏”,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江素梅
宝宝不消化胀气怎么办
山东牛皮癣医院地址
治风湿关节炎的中药
热淋清颗粒作用
肝炎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