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忆前日2日下午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王安忆

前日(2 日)下午,上海市作协主席王安忆莅临"2008年法语周"特别活动,在上海市作协大厅与法国女性作家葆拉·康斯坦、马克丝·蒙内展开对话,探讨女性文学话题。

王安忆的长篇小说《长恨歌》,近日刚巧被译介到法国。说起自己的代表作,王安忆言语之中颇具温情:"女性出嫁就是归宿。婚姻很重要,足以影响女性一生。在小说中,我就一直想把王琦瑶嫁出去,最终却没能嫁掉。"

婚姻是女性的归宿

"小说家很少想到什么主义,她们想到的总是生活。"聊起女性文学,王安忆想起了英国著名女作家简·奥斯汀,"她的作品,关心的总是同一个问题,就是怎样才能把女人嫁出去。我们中国话就说,男有分,女有归。女性出嫁就是归宿。"她坚持认为,婚姻对女性来说真的很重要,足以影响一生。王安忆还颇为感慨地说:"在《长恨歌》这个小说里,我就一直想把王琦瑶嫁出去,最终却没能嫁掉!"

以后再也不"怀旧"

王安忆认为,很多读者其实一直对《长恨歌》存在一种误读,就是出于想象认为小说写了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其实,小说涉及的是四十年代的上海。"王安忆坦言,这个年代是她没有经历过的,所以就是她写得最糟糕的。将就共同采取多种措施支持能源合作十年规划签署相关的谅解备忘录;

王安忆指出,小说关于这方面的描述充满了今天对上海想象的时尚理解。"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一部分已经成为上海的旅游指南,但是我真的知道这部分写得不够好。从这也能看出我不是一个对自己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有想象力的人,我必须去写我有经验的事情。为了躲避这样的空想,我想我以后再也不会去写了。"但王安忆始终不能接受由于这个误解而带来的另一个误解,"就是《长恨歌》看起来像是一部言情小说。"

我对上海别无选择

长期生活在上海,上海对王安忆而言已经成为一种"别无选择"。"如果我能够选择的话,也许就不选择上海了。"王安忆解释说,上海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其实并非最好的舞台。"这个城市的历史太短促,还来不及成熟她的文化和语言;中国的书面语又是北方语系,上海话根本排不上;城市里物质太多,离自然也太过遥远。这些对一个作家来说都是先天缺憾。"

王安忆也表示,她已经在上海住惯了,不愿意到别的地方去。"甚至我去任何地方,都会去中国海监编队在南海前线新消息寻找那里与上海的相似之处。这对我来说,真是一种矛盾的处境——我只能够用上海的材料来制造非上海的故事了。所以,只要有人要求我对上海发言,多数都会被我粗暴地拒绝。"王安忆还表达了自己对于城市现状的感触,"上海越来越大了。我在《长恨歌》里写鸽子,其实麻雀却比鸽子多得多。我们写作有时就是为了解脱沮丧,为自己的内心创造更好的环境。"

不断更新写作细节

法国著名作家巴尔扎克有过一句名言:"写作就是细节的不断更新。"王安忆就是这句名言当之无愧的实践者。

"也许女作家都有这种个性,都会对生活中的细节感兴趣,喜欢从局部的细节进入写作。"王安忆说,她在初涉写作之时,不会放过作品中的任何一个细节,"这样写作的好处在于会很生动,坏处就是担心会被细节湮没了真相。有一度,我的作品由于拥塞了无数细节,甚至被批评为"琐碎风"。为了应对这样的批评,我就在写作中对每一个细节都进行解释,但最终发现生动性由此丧失了。所以,我的写作后来就成为训练自己去选择生动、简单、明喻而非暗喻的细节。我每天坐在书桌前,就是在挑选细节、创造细节,这恐怕会成为我一做到底的事情。"

(:全涵)

平凉白癜风专科
两侧腔隙性脑梗塞
淮北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