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吴冬是个猎人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吴冬是个猎人。打小就跟着父亲在大山里狩猎。至于母亲,他的记忆里似乎就没有过。有时候听父亲说是被狼叼了,有时候听父亲说是被山外来的人拐了。这大深山的,四野里无人,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父亲去世后,他就一个人孤零零地守着座茅草屋。

他每天上山打猎。打下些麂子、狍子,还有山鸡什么的,就拿到街上去卖。这天,他打了只麂子,就挑到街上卖了。兑了些银子。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他来到一家茶馆,要了杯茶,然后听说书人说书。说书人说的是书生与狐仙的故事。

他听完后就问:“为什么你们说的都是些书生与狐仙的故事!难道就没有一个猎人与狐仙的故事吗?”

说书人听了就答应一声,说:“有,我这就给你讲一个。”说书人机灵,当即就现编了一个。

说书人说:“我给你说个远一点的吧,免得你听了觉着乏味。”接着,就说开了。他说:

明宣徳年间,有一个猎人,住大山里。他每天出门打猎,闻着气息就能知道是什么猎物。这一天,他正在追赶一只兔子,忽然闻得一声狼嚎从身后传来。他回过头,看到一条狼正追赶一只狐狸,奔自己这方向而来。他一扭头,张弓搭箭,一箭正中狼的咽喉。狼应声倒地。狐狸就趁机从他身边窜过去,逃脱了。狐狸很感激,以为猎人是为了救它才射杀狼的。便一心要报答他。

狐狸想,要报答他,我得知道他住哪呀。狐狸就多了个心眼,远远地一路跟着他。一直跟到他住——环节众多难以根除的茅棚,远远看着他进了茅棚的门,狐狸才离开了。

晚上,狐狸便去他茅棚四周转悠。想熟悉一下那周围的环境,并顺带去看看他。看看这位救它的英雄。它知道他(它)们是天敌。但它想他睡着了就不会那么警觉。他悄悄地,不敢惊动他。谁知它不小心,碰倒了他钭靠在墙角的钢叉。“咣当”一声,他惊醒了,抓了弓箭就追出门。狐狸一惊,就溜走了。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以后的日子,怪事就接连发生了。一天,猎人从外面打猎归来,忽然发现自己家米缸的米多了。他以为自己记错了,便没有太在意。

可第二天,他又发现自己出门前水缸快舀干的水又给满上了。他还是以为自己记错了。

可接着他发现,他换下来没来得及洗的衣服也被人给洗了,晾在茅棚前的树枝上。再后来,他缺什么,就补上了什么。他再也不怀疑自己记错什么了。他于是想,这深山老林,旷无人烟的,谁会来这里。难道真有仙女下凡,怜着他,帮着他!

于是有一天,他挽上弓,挂了箭,假装出门打猎。走到半道,他忽然折了回来,躲在茅棚后的一堆石头后面窥看。片刻,他发现一个女子扭着腰、缓缓不知从什么地方走来。然后进了他的茅棚。他按耐不住,便悄悄潜回家。他要逮住那女子,并把她留下来。

可当他推开门,一只狐狸却从他脚下窜了出去。屋里却并没有什么女子。他这下惊了,来不及细想,便连忙挽了弓,追了出去。追着追着,狐狸钻进一堆灌木丛就不见了。

一连好多天,狐狸再没有来过。他家里的东西也再没有变动过。

可不知为什么,一天一天的,狐狸总觉得自己越来越想念那个地方。似乎熟悉并习惯了那座茅草屋。想起他那张弓搭箭的样子,狐狸总觉得很威武。并越来越想看到他。一天不见,便觉得空落落的。

它从原来的想报答,逐渐变得好像离不开那地方。便时不时偷偷去看看。终于有一天,它再也忍不住,便决定豁出去了。

那天,趁猎人出了门,它又一次潜进了他的茅草屋。它把自己变成姣好女子的模样。它想,这次即便他看到了,它也不再变回去。也不再逃离。

她给他生火,给他做饭。她想,等他回来了,能有顿热饭吃。他一定会感动的。

谁知道,猎人回来了,一见她就来了气。他冲着她吼:“你这狐狸精,又想来祸害我!”

狐狸说:“我没有要祸害你,我只想来帮帮你。”

猎人说:“谁让你帮了!”说着,就取下挂在肩上的弓,张了弓就要搭箭。狐狸一见就害怕了。它知道它再也说服不了他。它只得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夹着尾巴就溜出了门。

猎人还不放过,挽着弓追出门。一边追一边喊:“你个狐狸精,我看你今天还能从我手里逃脱!”

追过一座山,前面出现了一条山道。远远地、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摇着扇子从山道上走过。狐狸远远的见了,便立即变成一个女子,慌急地往前走。猎人一边追一边喊:“拦住她,拦住她,她是只狐狸。”

狐狸走过书生,连忙躲到书生背后,怯怯地说:“公子救我!”

猎人远远地喊:“别信她,她是只狐狸”

书生扭过头,看看女子,又看看猎人,说:“这好好的女子,哪来的狐狸!”

猎人说:“她是狐狸精变的,当心她祸害你。”

书生回过头,看看女子。女子怯怯地说:“公子,你带我回吧,他太凶。”

书生就回过头,对猎人说:“你回吧。我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然后护着女子,就离开了。

看着书生携女子离去,猎人一跺脚,说:“我的话,你怎么就不信呢!”

说到这里,说书人就不再说了。吴冬就问一句:“那后来呢?”

“后来,狐狸就嫁给了书生,给他生了三个孩子。”说书人接得很快,仿佛故意留了个茬,在这儿等着。

吴冬听了就喝下口茶,咂巴下嘴,对说书人说:“你这不还是讲的狐狸跟书生的故事嘛。”

说书人听了就笑笑。

吴冬付了茶钱,就离开了。

出了茶馆门,说书人就跟着出来。他叫住吴冬,一起往前走。他对吴冬说:“其实世上许多东西,不在于它本身是什么,而在于你看它是什么。”

吴冬听了就瞪他一眼,骂一句:“你个破说书的,拽什么词!我听不懂。”

吴冬扛了他挂猎物的叉子,回山里了。后来有人告诉他,说:在狐狸眼里,书生是侠义,猎人是邪恶。

他一直不肯相信。

共 214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故事生动有趣,表现手法新颖,启人思考。猎人不懂得怜香惜玉,有艳福也失之交臂了。故事大都是文人编出来的,文人又大都是书生,鲜有猎人。还有一个原因,猎人杀气太重,狐狸不得不敬而远之。尽管书生往往不负,但人家毕竟多情呀。。【:至简】 【江山部·精品推荐F】

1楼文友: 18:42:01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回复1楼文友: 18:55:4 谢谢你的生动解读。辛苦编按!远握问好,遥祝编安!

2楼文友: 06:4 :0 读了这个小说就使我想到白娘子与许仙的故事。白娘子原是白蛇,蛇在人眼中是与人不同的另类。许仙见到白娘子现回原形后对白娘子之爱不也产生过动摇么更使发型看起来自然有型?法海和尚不就是以白娘子是蛇妖为由而要除去白娘子么?他与白娘子之间的斗争是利益之争而不是他要降妖除怪的事情。因为白娘子无偿地为百姓治病,使百姓们不再到金山寺去求神拜佛祈求神仙保佑他们不生疾病,使法海得不到香火钱而使他对白娘子怀恨在心,所以他要除去白娘子。回到这个小说里来,那位书生并未见到狐狸原形,因此他对狐狸没有丝毫的怀疑,如果他见过狐狸原形,结果也许就不一样了。人有一种本能:总认为自己是高于一切动物的万物之灵而将一切动物看得低人一等,因此,动物就成了任人宰割的东西。自古以来人类一直是这么干的。这在人类看来,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而真正将动物和人类平等看待的事儿只有小说戏剧等文艺作品里才有的事,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存在这种事的。遑论娶动物为妻呢!

回复2楼文友: 08:47:59 谢谢你的认真解阅与剖读。问好文友,远握祝安!

藤黄健骨丸
心率失常
太原治疗白癜风去哪里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