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纹晓荷家国天下洗白小说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徐子健出事了,在村支书换届选举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件大事,轰动了整个桃家湾。

村办企业罐头厂,传出了徐子健贪污受贿二十万。二十万呐,对于一辈子伺候桃园的乡亲们,到死也挣不了这个天文数字。人家只是动动嘴皮子,二十万就轻松落入了自己的口袋。

“这还了得,这不是吸食我们血汗钱吗?”

“让他怎么吃进去,再怎么吐出来。”

“当村长指甲盖都这么长,干了村支书那还了得,坚决不能选他。”

一时间,整个桃家湾炸了锅,声讨徐子健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

桃家湾支书办公室里,老支书乔天宝磕巴着眉头看了一眼深陷在沙发里的徐子健。“子健呀,你是怎么搞的?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整出这么大的事来,你让我怎么把支书的位子交到你的手上。”

徐子健一脸的不在乎,冲着乔天宝笑了笑。“表舅,这不是事撵事,赶巧碰上了嘛。”

徐子健的妈和乔天宝是表姊妹,所以徐子健和乔天宝之间带着亲戚关系,当初徐子健能进入到桃家湾领导班子,也是靠了这层关系。乔天宝今年五十五了,原打算退了下来,让徐子健顶上去,可是这关键时刻徐子健掉链子了,弄出这件事来。

虽然徐子健脸上表现出一脸的不在乎,可是徐子健内心清楚得很,这个时候,也只有乔天宝能帮到自己了。

“唉,让我说你什么好,罐头厂那块肥肉,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它,你胆也忒大了吧。看起来是我的错误,悔不该让你分管罐头厂那摊子事。”乔天宝睃了徐子健一眼。

“都说我贪污受贿,谁能拿出证据?”徐子健一边很猖狂地叫嚣着,一边起身拎起身边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走到乔天宝的办公桌跟前。“表舅,这是子健孝敬你的。”

“子健,你这是干什么?”透过黑色塑料袋,乔天宝已经显然觉察到里面装的是什么。

“表舅,这五万块钱,算是子健的一点小意思。”徐子健一脸的媚笑,笑得有点恬不知耻。

乔天宝瞅了瞅徐子健,犹豫了一下,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把塑料袋扔进了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子健呀!这些年表舅对你也不薄,你母亲当初找到我,让我把你弄进领导班子,表舅是一个不字也没说。”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乔天宝的语气明显比刚才温和了许多。

“是,是,表舅对子健的好,子健没齿难忘。”徐子健点头哈腰,满脸的奉承。

“你小子是够精明的,你是怎么挖到这些钱的?”乔天宝做了二十多年的村支书,在挖钱的这件事上,别看他资历比徐子健深,对徐子健还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个……”徐子健没想到乔天宝问得这么直接。

“你看,跟表舅见外了不是,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就痛痛快快地跟表舅直说。”乔天宝拿出了一副长辈的姿态。

“嘿嘿……”徐子健诡异地笑。“其实也没什么,我们桃家湾虽然以种桃为主,可是自己桃园结出来的桃子,根本无法满足罐头厂的加工能力,我也就是在这方面做了点手脚。”

“你小子就不能说得透彻些,怎么让表舅越听越糊涂了呢?”徐子健的欲言又止,让乔天宝如坠云里雾里。

“就是收购桃子的地头压点价,在拿对方一些的返点。”徐子健的声音很低,但乔天宝听得一清二楚。

“估计你不止外面传言的二十万吧。”乔天宝狡黠地看了徐子健一眼。

“天呐,表舅,他们真敢说,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连这个数都没有。”徐子健明白乔天宝的意思,就是嫌这五万块钱太少。所以,一种解决办法是政府要培训这些非营利组织的财务人员;另外一种是扶持托管非营利组织财务的托管公司。“但是托管公司只适用于小的非营利组织。像嫣然天使基金乔天宝的话刚落音,他便信誓旦旦竖起了一个指头。“表舅,要是超过这个这个数,我就天打五雷轰。”

“看看,看看,谁让你赌咒发誓了,我们什么关系。”见徐子健赌咒发誓,乔天宝立刻换了一副嘴脸。

“表舅,五天后这选举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就帮帮子健一把。”徐子健趁机连忙央求乔天宝。

“子健,本来我也有这个心思,我这一退下来,然后在力推你上去,可是……”乔天宝一脸的无奈。“这节骨眼上出了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帮你?”

“表舅,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办法,还是有挽救的余地,就不知道表舅肯不肯帮我?”徐子健把目光投向了乔天宝。

“嗨,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跟表舅还卖关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乔天宝倒挺痛快。

“表舅,你看呐,我们桃家湾四个产桃区,关键话语权在谁手里?”徐子健试探性地问。

“你这不是废话嘛,当然在这四个产桃区的片长手里。”乔天宝有些不耐烦。

“这就好办了,虽然外面传言我贪污受贿,可是没有一个人可以拿出我贪污受贿的证据,你就趁这个档口成立一个协查小组,成员就让这四个产桃区的片长担任,让他们参与进来查我的帐,等他们查不出什么问题的时候,对外再一公开,关于我的谣言也就不攻自破。”

乔天宝终于明白了徐子健的意图,指了指徐子健。“子健呀,都说长江前浪不如后浪,这话说来真的不假,看起来你表舅我真的老了。就你这头脑准能做一番大事来。行了,这件事表舅一定帮你。”

舅甥二人一拍即合,谋划着把这件事力争做得天衣无缝。

徐子健走出了乔天宝的办公室,就在关门的那一刻,看见乔天宝不放心地从抽屉里取出那个黑色的塑料袋。徐子健哼了一声。“老家伙,想玩我,你还嫩点。”

联合协查小组成立了,组员就是四个产桃区的四个片长。

既然是查账,当然是要从桃子的采购地查起。徐子健全程配合,专门租了一辆商务车,带上四个片长向目的地出发。到了山东平邑县,找到产桃的基地,一位桃园基地姓朱的老板接见了他们,四个片长提起这件事,朱老板矢口否认,并且迅速地拿出了账本,账目做得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朱老板很热情,中午盛情地招待了他们一行。

吃过饭,由朱老板开着奔驰车打头,一路向泰安出发,说是带他们去泰山上看日出。

游完了泰山,一行人又驱车去了微山湖,在湖边一艘船上湖鲜酒家旁边停下了车,几个人上了湖鲜酒家的大船。刚坐定,一桌子湖里的美味便端了上桌。

朱老板眯着双眼介绍。“微山湖的银鱼炒蛋,微山湖的清蒸螃蟹,微山湖的红烧鲤鱼,微山湖的大虾,微山湖的野鸭……”

看着满桌的湖鲜,四个片长直了眼,几时曾享受过这样的待遇,这两天下来,过的整个就是一个皇帝过的日子,到现在还晕乎乎的没有缓过劲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徐子健瞅了瞅四个片长。“老赵,这次村上乡亲们谣传我贪污受贿的这股风,不知道是从哪里放出来的?你们四个人这次彻查,你们现在还信吗?”老赵是桃家湾第一产桃区的片长。

“怎么信,不知道这都是谁在那里瞎咧咧,简直就是空穴来风。”老赵嘴里咀嚼着微山湖的大虾,把嘴里的虾皮吐了出来。“是不是老钱?”老赵斜着眼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老钱。老钱人憨厚,是桃家湾第二产桃区的片长。

“鬼才相信呢,就是造谣中伤,闲着没事干,撑的。”老钱咧了咧厚厚的嘴唇笑了一下。

“是呀!这一趟出来,回去我一定让他们都给我把嘴统统闭上。”老孙人精明,老孙是桃家湾第三产桃区的片长。其实他早已知道此次徐子健的意图,平常他跟徐子健的关系也不错,要是徐子健做了村支书,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唉——我是被这次头整大了,想想为村里做了这么多年的贡献,结果呢……?不说了,说出来都是眼泪。来,老李,吃螃蟹。老李,我告诉你,蟹黄就酒,越喝越有。老李,我们哥俩整一个。”徐子健叹了一口气,殷勤地招呼老李喝酒。

这四个人中间,老李最阴险,不仅阴险而且有些狡猾,虽然话不多,但是在乡亲们眼中说话有分量,而且说一句算一句。如果把他的嘴封上了,基本上此行目的也就达到了。

“徐村长,其实帐查不查就那样。”老李看了一眼徐子健,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话说了一半留了一半,让徐子健一时拿捏不准,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徐子健脑袋飞速地运转起来,想从老李的话里找出可以一击即中的漏洞。

“老哥,你比我年长几岁,我徐子健一直很尊重你,你这话里话外的,我猜不透呀?”徐子健试探地问。

“徐村长,现在高科技什么不能克隆,何况我们中国是世界上克隆的鼻祖,别说一个小小的账本了,想叫它有它就有,想叫它无它就无。”老李仍然一副模拟两可的话,说得深不可测,让人见不到底。场面十分壮观三、诛仙剑阵老李的狡猾,徐子健已经不是一次两次领教了。

“老哥越来越幽默了,说得我都糊涂了。”徐子健故意打了哈哈。

“糊涂好呀,活得太明白的人,自然烦心事就多。”老李知道徐子健揣着明白装糊涂,也顺着他的话不露声色的感叹,一点也不着痕迹。“就像我那舅爷子,人够精明吧,在罐头厂做了这么多年,还不是一个小小的车间主任,上次跟我在一起喝酒,他说活得憋屈。”

老李就是老李,总是漫天废话,让听话的人云里雾里地追,追到最后终于露出了狐狸的尾巴,而且让人觉得无可厚非,说不出他个四五六来。

徐子健吁了一口气,老李总算说出了心中的诉求,有诉求事情就好办。同时徐子健在心里也暗暗地骂了自己。老李阴险狡猾他知道,老李怕老婆可是在桃家湾出了名的,这他也知道,他舅爷子在罐头厂上班他也知道,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呢。

“老李,按照你舅爷的能力,那是没得说,这次我回去,就荣升他做副厂。”徐子健信誓旦旦。

“那我先替我舅爷子先谢谢徐村长,我敬你一杯,先干为敬。”老李转弯掉舵真快,一杯酒像变戏法一样,仰着脖子就下去了,然后举着空空的酒杯,笑意盈然地看着徐子健。

“喝,这杯必须喝,但是喝是有讲究的,这杯不是你敬我,是我的赔罪酒,让你舅爷子这样有能力的人仍然还在中层位置上,我有失察之职。”徐子健的话说得十分圆滑,不动声色地化解了眼前的危机。

老李解决了,剩下的三个人都不是问题。

“老赵,你去年跟我说,你老丈人想到罐头厂看大门,还有老钱老姑低保的事,老孙二舅妈想去罐头厂做工人的事,今天在这里都给你们办了。这也怨我,我平时也就瞎忙,没有把你们交代的事办好,这一杯我敬你们。”徐子健眼圈泛红,又是一昂脖子把酒喝下了肚。

大家好像受到了感染,四个人齐声说。“谢谢徐村长。”

“谢谢啥呀!来,吃螃蟹,吃螃蟹。”徐子健连连招呼大家吃螃蟹。

“不对,现在叫徐村长,过了今天,明天就不能叫徐村长了,应该叫徐书记。”一定是徐子健允诺让老李舅爷子做副厂长起了作用,老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对,对,明天就是换届选举的日子了,今晚无论如何都要赶回去,不能耽搁徐书记走马上任。”老赵、老孙、老钱也连忙附和着说。

听了老李的话,徐子健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

“朱老板,这四个片长都爱吃螃蟹,你给他们每人准备十斤螃蟹,让他们带回去,让他们家人也尝一尝这微山湖里的螃蟹。”徐子健冲着朱老板嚷嚷。

“好嘞!没问题。”朱老板愉快地答应了下来。

回到家的第二天,就是桃家湾的换届选举。

被选举的对象有两个人,一个是徐子健,另一个是分管桃园种植的周村长。在选举之前,两个候选人开始自己的竞选演讲。周村长热情洋溢的演讲稿深入民心,选举的会场上一度掌声四起。

轮到徐子健上场了,会场的掌声零零落落,徐子健刚要开始,就听见会场下有人嚷嚷。

“我们不要一个贪污受贿的人做我们的村支书。”

“对,滚下台去,把我们的血汗钱吐出来再说。”

台下一片混乱,乔天宝惊慌失措地看了看台下,不知如何安抚下面躁动的选民。徐子健站在台上,也略略显得有些尴尬。

正在这时,一个留着短寸的男人大步走上了台。从徐子健手中抢过了话筒,对着台下大声地说。“对不起乡亲们,我是一个局外人,但是,看到今天这个局面,让我很惊讶,你们就这么对待一个为你们谋福利的好干部吗?”

“你谁呀?轮到你在这里嘚啵?”台下有人大声嚷。

来人不疾不徐,扫了一眼整个会场。“我是山东平邑县人,我姓朱,经营了几千亩的桃园基地,你们罐头厂加工的桃子就是由我们基地供应的。我听说你们现在查徐村长的帐,我今天来就是想做一个见证。”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串通好了的?”看起来,台下今天一点也不太平。

“笑话,我会无聊到这种地步吗?不远千里跑到这里,就为了和徐村长串通好?我是看不过眼你们这样对待一个好干部。你们知道吗?今年徐村长为了赶上我们桃园的采摘期,五天五夜吃睡在我们桃园基地,眼巴巴地看着我们把一筐筐桃子搬上车才肯离去。你们说这样的好干部我们凭什么冤枉他,这样的行为未免太让人唇冷齿寒了吧!以后谁还敢真心真意地为乡亲们做事。”朱老板似乎很煽情,煽着煽着先把自己眼泪煽了下来。别看,这招声泪俱下真好使,还真的一下子把乱哄哄的竞选会场镇住了。

朱老板抹了一把眼泪。“你们还派四个片长去查账,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要是你们还不相信,你就问一问四个去查账的片长,看看他们怎么说?”朱老板不失时机地把话题抛给一直没有说话的片长,他们也该出场了,不然真白瞎了他和徐子健酝酿好几日的功夫。

共 585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生动的叙述,厚重的内涵,深刻反映了农村基层干部贪污腐败问题,再现了反腐倡廉剧烈的斗争。小说主要情节是,村书记换届改选前夕,主要候选人的村长徐子健被举报贪污受贿二十万,徐子健与即将退下来,也是自己表舅的原书记乔天宝互相勾结,为了洗白被举报的问题,采取了许多动作。选举的结果,徐子健当了村书记,出人意料的是,上级纪检委已经查实了徐子健的问题,及时进行了处理,将两人逮捕法办。小说的结尾出人意料,但也是必然,符合当前加强反腐倡廉的形势。精彩的小说,感谢发文分享,共赏!【:秋觅】【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7:50:29 精彩的小说,生动的叙述,厚重的内涵,深刻反映了农村基层干部的贪污腐败问题,再现了反腐倡廉的剧烈斗争。感谢赐稿支持,欣赏佳作,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1楼文友: 21: 7:10 谢谢秋觅老师精彩编按,老师辛苦,千里敬茶!

2楼文友: 11:52:56 又看到了幸福老师优秀之作。敬茶。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回复2楼文友: 12:22:41 谢谢社长热评,问好社长。

楼文友: 17:46:25 恭喜幸福老师精品!热烈恭喜。社团有你更精彩!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回复 楼文友: 11:46:00 谢谢社长留评,千里敬茶。

回复4楼文友: 11:46:45 谢谢老师,谢谢您精彩编按,给千里小文增色增香。

5楼文友: 00: 9:02 当徐子健的的贪污案即将败露时,采取了一系列的动作,为自己洗白罪名。可他千算万算,却败在了自己儿子嘴里,真是始料不及。小说催人謷醒、引人深思:东西放在清水里,自会越洗越白,反之则背道而辞,相去千里!拜读学习佳作,祝福精釆继续!给精彩的编按点赞!

回复5楼文友: 10:09:25 感谢老师留评,一语中的,点评了千里小文的中心思想,秋觅老师的编按很精彩,一直很佩服秋觅老师的学识。


宝鸡治白癜风的医院
小孩不爱吃饭个子矮小
宝鸡哪家专业治白癜风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