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奇门第五十章药轩纠葛搭配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5-21

五行奇门 第五十章 药轩纠葛

第五十章药轩纠纷

见到那脸上挂着一丝邪笑的仇垣,又想根据这项名为“质量—德国制造”的调查报告起他刚刚对那少女的亲昵呼唤,高寒微微皱起眉。

“哟,这不是高寒兄弟吗,今天怎么有空来着万清药轩耍耍?”一见高寒,那仇垣先是一愣,然后又恢复那挂着一丝邪笑的嘴脸。

高寒本不欲理会这仇垣,两人虽是同在这帝旺学院之中,高寒却是对此人不太感冒,而此刻,却也无法避开。

“仇兄,你好!”微微一抱拳。

那仇垣抱拳还礼,之后看向那与仇非站于一起的老者,抱拳恭敬道:“执事大人,您好!”

高云淡淡一瞥,对着仇垣的一礼显得不以为意,不过却并未有什么表情现于脸面之上,只是微微点头。而高云身旁的那仇非,则也是恭敬向那仇垣,“四公子!”

仇垣一笑,旋即不再理会那仇非,看想高寒,微微侧身,“哎,你来这里干什么来着,平时我过来时,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你啊!”

高寒淡淡一笑,暂将心中的焦急压下,“只是取一些药材而已。”

“哦。”仇垣微微点头,脸上闪过笑意,而后瞥见那立在一旁不说话的高风。

气息平稳,目光如炬,眼神却凌冽非常,仇垣微微一动,“这位兄台?”

高寒已不欲再与他啰嗦,只是说,“那是我兄弟,高风,话少,”而后又讲到,“也不喜他人话多。”

那仇垣则是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没有注意到高寒话中的暗示,不再理会,眼睛微米,笑意盈盈地看向那站在药捻附近,不知所措的少女。

“冰儿,你怎么又在弄这些破玩意儿,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再弄这些了,有什么事情来找我吗?”话语温和,而其中的调笑同样极为强烈。

那仇非听到那“破玩意儿”几个字,心中也是极其的不舒服,无奈只能将那种怒意压下。而那少女,听到仇垣那些话时,脸上一红,眼角瞥向了仇非,尴尬至极,只好低着声音说:“卫,卫统大人让我,让我从最基本的开始做,他说,基础是,是最重要的。之后,他,他还要教我医术…北京八大名人故居举办了“缅怀名人…”话语声越来越小,最后,似乎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了。

仇非嘴角一丝微笑,心中倒是舒缓了一些。而仇垣,则是一副吃惊的表情,“教你医术?开玩笑吧,仇非卫统,真是这样的吗?”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看向仇非。

那仇非一脸尴尬,“四公子,只是皮毛而已,我只是教她一些最简单的东西罢了……”

一旁的高寒,皱着眉头,似是在想着什么。

“清儿,走,我带你玩去,这些东西什么时候都可以学的!”说着,便将那少女的皓腕一把握住。仇垣一笑,那手中的柔软竟是如此的舒服,不过似乎有些不安分。

那女子脸上露出不情愿的神色来,微微挣扎,“四公子,你放开我吧,我,我还要学医术呢,然后,然后给我哥哥……”说到后边,竟是又没了声音。

仇垣听到那“哥哥”两字,目露不屑之色,“清儿,即便是你学到了些许东西,你也治不好雷印。”

高寒一愣,看向那女子,想不到这女子竟然是雷印的妹妹,雷清儿。那雷印他倒是有所听闻,与那仇垣都过不止一次,却是都落败而归,其名字,或许也是这般被众人皆知吧。

雷清儿身体一震颤抖,本就瘦弱的她,此刻更显柔弱,似乎轻轻一推,她那身体便是会轻飘飘的飞出去。不过那眼中依旧是坚定之色,“不会的,只要,只要清儿好好学,肯定可,可以治好哥哥。”

而那仇垣依旧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更加用力了一些,“清儿,没事的,你跟我走,我找人去治雷印,怎么样?”那目光中,都露出一种异样的神色来,却是让高寒看了,都有些不舒服。

“四公子,你放开……”雷清儿微弱的声音无力响起,仍旧无法挣脱开来。

那仇非微皱着眉,心中也是极其愤怒,无奈于自己的身份,只敢怒确不敢言,他沉声道:“四公子,就让这丫头先在我这里学吧,您也……”只是下面的求情话语还没说出口,便是看到了仇垣那陡然转冷的眼神,当即无法再继续说下去,脸色铁青,低下头来。

“卫统大人……”雷清儿向仇非看来,却是见到这位老者低头不语,眼中闪过泪花。

“仇垣,你是不是过分了点?”高寒终究看不过去,出声提醒道。

仇垣一怔,看向高寒,旋即一笑,“高兄此话何意,我只是邀请清儿姑娘去游玩而已,何来过分一说?”言语中没有丝毫的觉得不妥之意,满满的调笑与不以为意。

“你是在邀请么?”高寒伸出瘦消的手掌,看向手。

“不是么?”仇垣依然不肯放松。

一股淡淡的寒意开始在这房屋之中蔓延开来,一丝丝火意似乎也在暗暗酝酿。莫名的情绪慢慢充斥着这片空间,每个人的眼中,似乎都开始火热。

那仇非感觉到这气氛的不对,立马道:“高公子,没事的,四公子只是带清儿前去玩儿,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高寒看向仇非,又转向那被仇垣抓着手腕的雷清儿,道:“你可知道那姑娘愿不愿意?”

看向雷清儿,却见那少女低着头,半晌后,微弱的声音,“我,我不想去……”

“所以,你是不是应该,放手。”高寒淡淡道。

仇垣面色渐渐冷了下来,抓着雷清儿的手轻轻颤抖起来,也暗暗用起了劲,那少女的脸通红一片,手腕上传来的疼痛与麻木之感尤为强烈。而后,竟是渐渐松开,仇垣看向高寒,“高兄有一副好心肠,便顺了高兄也未尝不可。”

那闪烁在仇垣脸上的笑意却是一片冰冷,一抹弧度的寒意,高寒暗暗运起水系寒气,似乎有些事情即将便会发生。

“不过,高兄乱了我的兴致,所以,”仇垣微微低头,沉声道,“高兄得陪我玩上一玩!”

果不其然,高寒静静看着那仇垣,却见那仇垣身形陡然消失,速度快的不可思议!高寒眼神微缩,而后一道凶猛的劲风从耳旁狠狠冲来,赫然便是那仇垣的一记重拳!

高寒微微一侧,便将那重拳闪过,不过那劲风却是擦得皮肤一阵生疼,高寒没有丝毫犹豫,抬起手掌,冒着白茫茫的寒气,一掌轰出!

“水之冰杀,莲劫!”一声低喝,便是有着数十朵白色莲花随着高寒那一掌呼啸而去!

仇垣却是一声冷笑,虽然这莲劫的确是不错的攻法,杀伤力同样也不错,只是,还是太弱,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他闪掠而过的身体骤然转向,那一拳丝毫不停,反而借势轰向高寒那一掌,由攻转为攻防一体,气势丝毫不弱!

“好快的转变!”一声暗叹,高寒那一掌与仇垣那一拳重重地轰在了一起,那声巨响在这屋中也是久久回荡,不曾断去,只是马上便被接下来的气势所压下!

仇垣疯狂运转起体内的金系之气,那暗金之色瞬间便是将他那一整条手臂覆盖而进,拳头之上竟也闪烁起暗金之色,“高兄,试试我这金之拳杀,裂金拳!”一声郎笑,那与手掌相接的重拳竟是突然变得沉重起来,一圈气浪骤然火箭燃料中所含的有毒物质很可能已在大气层上部烧尽。散开!

拳头之上传来的巨力让高寒一阵心惊,竟然可以这样继续增大拳头的威势,这仇垣不愧是化五境的高手!只不过,高寒一笑,心中一动,便是想到了那颗红珠,心中也是暗道:既然有这东西,我便是用了它,练练手倒也不错。旋即一丝心神探入那红珠之中,迎向那火红一片!

“既然扫了仇兄的兴致,自然要好好赔偿仇兄了!”高寒一笑,而后那手掌之上,竟是慢慢涌出些许火红,下一刻,这些火红竟是蓬的放肆起来,并向那仇垣的拳头冲去!

仇垣一惊,“这高寒哪里来的火系之气,他明明是水系之气!”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不过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慢,暗金之色也缓缓凝实了许多,还有这一股暗金之色冲向那火红!

一旁,那高云却是没有任何的表示,似乎便是让这两人打得火热!看着那两道身影,他嘴角竟是有着一丝笑容,“这小子,长大了啊……”而那仇非则是一片紧张,药轩之内,是不允许私斗的,可是眼前这两个大神竟然便这般斗了起来,还是在他的所在之地,这般下去,如何得了!而高风则是注视着屋中的状况,眼神丝毫不离两人!倒是雷清儿显得有些慌张不已,只能期盼着两人都不要有事才好。

“轰!”火红与暗金终于汹涌相撞,这屋中竟是陡然多了一些霸道而狂躁的气息!那便是火系与金系之气了,相互的碰撞使得这两种五行之气飘散而开,化成了丝丝游离在了这空气中!

高寒看着那仇垣模糊的身影,借势冲出,又是混杂着寒气与热气的凶猛一拳,轰出!而仇垣则是没想到高寒来的如此之快,刚刚那一击竟是让他有些不舒服之感,现在看到高寒又冲上来,一声暗喝:金之重杀,金印!赫然在他头顶之上,竟是凭空出现一尊暗金之印来,他脸上也显出一丝凶狠来!一丝微弱的异样感觉突然从其手掌上传来,仇垣没有时间去管那些,欲将那印抛出!

“住手。”轻飘飘的声音落在两人耳中,却是让两人一震,那声音,正是高云!高寒身形一跃,便是稳稳落地,手上的红白之气缓缓散去,而那仇垣也不得不散去那头顶上的金印,微皱着眉,看向之前那与高寒相击的手,异样感觉浮现!

“收手吧,这里,不是你们闹的地方。”话是对着两人说的,仇垣心中虽不舒服,却只能压下,抱拳道:“听执事大人的!”高寒也是微微欠身,不语。

那药轩大厅中,依旧人来人往,任谁也不会想到,在这药轩中,刚刚结束了一场交手。

而那西堂店铺之后,那房屋中,高寒则向那雷清儿微微一笑,惹得那少女又是一阵脸红。仇垣心中一片不爽,“高兄是晋升道化五境了吧?可喜可贺啊……”刚刚的交手他也是明白了高寒的大致实力,若是依旧士境,怎会有刚刚那般境况?

高寒点点头,“比起仇兄来,依旧差得远啊!”

仇垣微笑,手掌上的感觉竟是又强烈了起来,眉头微皱,不明所以。

“高家公子果然够气派啊,还让这个老家伙陪着一起来西堂挑事!”一道声音突兀响起,话语显得苍老不已,却是中气十足!“要不要老朽陪高公子耍上一耍?”

旋即,高寒便是感觉被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锁定,而自己竟是无法动弹半步,当即心中惊讶:看来是这西堂的执事了。只是,他却并不像如此,体内刚刚平复的水系寒气,有疯狂运转起来,费力挣扎!

而那高云则是一步跨出,竟是来到高寒身边,一把将其提出,而后看向那一片空间,“仇天日,你一个老辈对一个小辈出手,过了!”

那高云所看之处,缓缓出现一道身影,身形倒是依旧挺拔,只是那声音总是显得苍老无比。那雷清儿缓缓凑到高寒身边,悄声说:“他是我们西堂的执事,仇天日大人!”

高寒恍悟。

“哼……”一声冷哼,那仇天日撇开目光,不去看高寒二人,转向仇垣,露出一丝笑意,而那仇垣恭敬道:“天日伯伯!”

仇天日走过去,拍拍仇垣的肩膀,而后转向高寒,“来着里干什么?”

高云淡淡道:“问你取两样东西!”

仇天日眼一翻,“你不问一问我会不会给?”

而高寒站出身来,躬身抱拳,“前辈,家母病重,还望前辈可以包容小子的不敬,把药给小子,小子定感激不尽!”

“什么药?”仇天日问道。

“金绒花与亡金草。”高云淡淡道。

仇天日一愣,而后看向高寒,话语古怪,“我若是不想给呢?”

高寒哑然,无从说起,心中焦急万分,却无可奈何。而高云则是静静地看着仇天日,高寒面色难看起来,“前辈……”

“嘿嘿,仇小子,或许你还真得把东西给这高家小子!”一道阴阳古怪的声音响起,高寒只觉得这声音却是有些耳熟,高风也是一阵诧异。而那仇天日的脸上,难看无比。

高寒与高风,齐齐看向那声音出处,目瞪口呆,“怎么是你?”

血管性痴呆住院患者的护理小孩脸色发黄如何调理
血脂标准值是多少
新疆白癜风好的医院
亚健康症状
菏泽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