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四川省宣汉县民政局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1-16

父亲(四川省宣汉县民政局)

王先奎

父亲离开我整整20 年了。每当夜深人静时,我总会想起父亲生前那一件件平凡的往事。

父亲的工作十分辛苦, 船工 纤夫,就是他们这代大巴山交通航运工人的称谓。父亲常年行船在外,不能经常陪伴在我们兄妹六人身边,可他周到、细腻的关怀却让我们备感亲切。我永远忘不了1974 年11 月3 日那个晚上,我突患疾病。公社卫生院医生诊断为流感疟疾,并建议到昆池区医院去治疗。天上下着倾盆大雨

,山洪暴发,河水猛涨,眨眼工夫,河道便越过洪水封渡水位。一家人围在我的床边,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父亲到河边察看水情回来,决定用船把我连夜送到昆池医院。

那天晚上,父亲把我抱上船,用纤绳把我固定在船舱中央,身上加盖了两床棉被。一切就绪,父亲一篙将船撑离了河岸。刹那间,木船就像离弦之箭冲向洪峰浪尖。被捆绑得严严实实的我,在昏迷中也能感觉到父亲那艘木船就像一叶小舟,时而抛向空中,时而跌入深谷,180 度的巨大晃动,让我感到无比恐惧。我紧闭双眼,连大气都不敢出。咔嚓!一道刺眼的闪电夹着巨大的雷鸣,吓得我睁开了酸痛的双眼。那一眼,让我心灵震撼,终生难忘。在狂风暴雨中的夜幕下,在闪电的映照下,父亲犹如一尊巨大的塑像:双手紧紧握住矫正航向的长艄,双脚叉蹬船舷,怒目圆瞪,警视前方,沉着冷静,傲立船头。我们的船时而向左时而向右,冲过一浪高过一浪的洪峰浪尖,闯过一个又一个激流险滩。那一刻,父亲在我眼里是一座山:巍峨、伟大。

晚年时,父亲因高血压、心脏病住进医院。为了不给我们增加经济负担,他佯装病情好转,要求回老家休养。拗不过父亲,我们只好送他回到老家。没想到那次送别,竟成了我与父亲的永别。不到两个月,父亲就去世了。每当想起那次送父亲回老家的一幕,我就会止不住泪流满面。父亲啊父亲,您可知道,那次送别,竟成了儿子心中永难抹去的伤痛和记忆。

(作者单位:四川省宣汉县民政局)

泰安白癜风医院
礼来希爱力和印度希爱力区别
吃减肥药真的有用吗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