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符神第二百三十九章桃花命劫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至尊符神 第二百三十九章 桃花命劫

“快救人!”三人再也顾不得许多,同时扑到了辛焱的身上,星芸抓起辛焱的手,探了探他的脉息,説道:“他拼得太凶,伤也得很重,以致失血过多,真元耗竭,若是没有一类的救命灵丹,只怕凶多吉少!”

彩翼和顾双飞都是一惊,她们身上的丹药早已耗尽,若不是辛焱接济,她们早就撑不下来,但是辛焱给她们的那一diǎn丹药,也早就消耗光了。

星芸叹了口气,説道:“彩翼,你和双飞先帮他清理包扎伤口。我在他的储物袋中再找找,看看有没有丹药。”

辛焱全身大大xiǎoxiǎo的伤口不下数十处,许多伤口都深可见骨,前胸上的一处伤口,要是再深上两分,就要扎到心脉了……

顾双飞看着辛焱被狼牙扎得通透的右手,一脸地不知所措,彩翼看了看,説道:“把狼头先斩下来,再把狼牙拔出来。”

……

看着陷入昏迷不醒的辛焱,星芸、彩翼和顾双飞俱是眉头紧锁,一脸地担心。

“没有找到丹药吗?”彩翼问道。

星芸摇了摇头,説道:“他身上什么丹药都没有了。”

顾双飞急了:“那怎么办?”

“办法倒是有一个,只是太凶险了……”星芸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彩翼眉头一跳,説道:“你説的是?”

是一种秘法,可以将自身精血灵气渡给身受重伤同伴,帮他治疗伤势,但这种方法会损伤施救者的元气,而极为凶险,稍有不慎,施救者和被救者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星芸diǎn了diǎn头,説道:“要救他的话,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一时间,三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终于,顾双飞怯怯地説道:“让我来试试吧。”説道她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彩翼。

彩翼没好气地説道:“你爱救就救去,问我做什么?反正一会儿送命的又不是我。”

星芸也正色道:“你可要想清楚了,的成功率只有不到五成。”

顾双飞看了辛焱一眼,伸出粉藕一样洁白的手臂,对星芸説道:“来吧。”

星芸手上刀光一闪,在顾双飞的掌心轻轻划过,顿时掌上血色殷然,她又在辛焱的手掌上也划出了一道同样大xiǎo的口子。

顾双飞颤抖着把自已的手紧贴在辛焱的手上,按照的方法,抱元守一,将自己身上的精元血气传递给辛焱。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脸色渐渐苍白,而辛焱的脸色却依然如故,没有一diǎn血色。

星芸把着辛焱的脉搏,脸色越来越凝重。

彩翼一脸地担心,问道:“情况怎么样?”

星芸説道:“两人的血脉倒是相合,只是这个害人精伤得太重,所需的精元血气太多,双飞一个人就是力量还太单薄。”

彩翼划破自己的掌心,接着在辛焱的另一只手上也划出一道口子,把自己的手和辛焱的手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星芸幽幽地叹了口气,説道:“真是一对痴人。”

……

一大群人站在在秘境入口处,焦急地等待着,不时有人高声怒骂。

坏消息接二连三的传来。首先传出的是秘境异变的消息,秘境中的妖兽纷纷突破五品,变得凶厉无比的消息,接着又传出了秘境的通道坍塌,各派弟子被困在了秘境之中,无法逃脱的消息。这让乾定坤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若是参加试炼的只有本土门派的弟子,那倒还好办,偏偏这其中还有昆仑派彩翼、方寸山星芸、北俱庐洲秋水和移玉宫的慕容雪月在内,随便谁出了差错,他都担待不起。

接下来的消息更让他心惊,秘境异变后,秘境中的妖兽的品级正在疯狂地提升,现在最强大的妖兽都已经到了五品dǐng阶,给参加试炼的弟子造成了巨大的危胁。近两天以来,各派传来的消息更是印证了这一diǎn,已经有全天任何时间超过一百八十位参试弟子的本命魂灯已经熄灭,昆仑派彩翼、方寸山星芸、北俱庐洲秋水和移玉宫的慕容雪月在内的高手的魂灯也变得黯淡无光。

最要命的是,建造连接秘境新通道的工作困难重重,虽然他已经不惜成本地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进展还是极其缓慢,这不由让他心急如焚。

而就在他们忙得不可开交之际,昆仑派、方寸山和北俱庐洲派来的三位长老却一直在这里大吵大闹,让他一刻也不得安宁。

“日你妹子的乾定坤,你前天説,最迟也能在半个月之内建成通道,现在又説最快也要一个月。你当是老子是猴在耍啊!”身着八卦道袍的老头指着乾定坤的鼻子怒吼道。

“星尘子长老,您老稍安勿燥。秘境通道建造确实是遇到一些问题,但有各派高手的通力合作,一定能够解决的。”乾定坤陪着xiǎo心,竭力安抚众人。

五色锦衣的中年人随手拿起一块五品的材料,説道:“五品的材料都舍不得用,我看按你们这个弄法,半年之内能修好也弄不好。”

乾定坤的老脸一下涨得红,为了建造通道,他已经穷尽了所有家当,从各派征集了大量的资材,但是仓促之际哪能找到那么多的五品材料,所以有些部件只能用五品材料代替。

剑气勃发的髯须老者叹了口气,説道:“哼!就是,你看看这些工匠,全是些什么修为,连凝脉期的都有,我看这分明是在糊弄我们!”

乾定坤压了又压心中的火气,却还是忍不住要发作,移玉宫的长老柳含烟却拉住了他的衣角,她盈盈一礼,对三位长老説道:“这些日子以来,乾界主为了救陷在秘境中的各派弟子,日夜操劳,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我和大家一样着急,但是事情不是急就能解决的。”

乾定坤感激地看了柳含烟一眼,他对三位长老拱手一礼道:“秘境发生异变,确是谁也没想到的事,但请大家放心,既然在我都天界出的事,我乾定坤就是倾尽所有家当,也一定要修通秘道,把各派参试的弟子救出来。”

……

辛焱悠悠醒转,映入他眼中的是星芸苍白而完美的脸。

很快他就感觉到了异样,他的手握在星芸掌心,一股带着生命的暧流正从她的掌中汩汩地流入他的心房。

“!”

他一下就反应了过来,星芸正在施展秘法,挽救着他的生命。

“别动!还有一会就好了。”星芸止住了挣扎着要起来的辛焱不能按期、按质、按量地完成执行工作任务。 三、解决税务稽查案件“执行难”的措施 (一)加强税收宣传。

辛焱只得躺下,对星芸説道:“谢谢你救了我。“

星芸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俏皮地一笑:“你这个没良心的,我们拼了命救你,你却一直“师姐、师姐”不停念叨,把彩翼和顾双飞的心都伤透了。”

“哼!这种花心大罗卜,我才不稀罕呢?”旁边传来了彩翼冷冷的声音。

辛焱拧过头一看,彩翼和顾双飞的脸色比星芸还要苍白,她们的元气损伤得比星芸还要厉害。

他心中热血一激,説道:“多谢三位姑娘救命之恩,日后但有召唤,黑子必定万死不辞。”

顾双飞听到这话,眼圈都红了,彩翼却説道:“只怕我是没那个福气了,一会儿霜狼再冲上来,你把我先杀了吧。死在你手上,也好过被霜狼活生生地撕碎。”

听到这话,星芸和顾双飞的神情也同时一黯。

辛焱向四周望一眼,只见霜狼们又渐渐地围了上来,只是有了之前的教训,它们并不敢过分逼近。

辛焱皱起了眉头,星芸、彩翼和顾双飞她们使用了之法,在三天之内都不能动用灵力;他手下的几头吃货都受了重伤,元气大伤,根本无力再战。算来算去,这里唯一的战力就只有他自己了。

他正在苦苦地思索着退敌之法,突然霜狼群中出现了一阵骚动,一头身形高大的五品霜狼站上了雪原中凸起的一块高地,伸长着脖子发出了一声狂暴的吼叫,听到它的叫声,所有的霜狼都臣服在它的脚下。

彩翼眼中光彩一黯,説道:“它们选出了新的头狼,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大家有什么话要留下的,趁早刻在玉简中吧。”

突然,顾双飞看着正在刨坑的辛焱,好奇地问道:“他在干什么呢?”

星芸道:“他可能想挖个大坑,把我们都埋了吧。”

彩翼看着四面围过来的霜狼,説道:“希望他挖的坑够深,我可不想被霜狼再刨出来。”

面对死亡的威胁,几个如花般美丽的少女集体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时,辛焱从土里钻了出来,他冲三个少女大声招呼道:“坑挖好了,我们都进去吧。”

星芸对辛焱凄然一笑道:“我不喜欢黑,你就在这里动手吧。”

彩翼和顾双飞也决然地diǎn了diǎn头,説道:“你就在这里弄死我们吧。”

“什么?”辛焱半天也没反应过来,他奇怪地问道:“我为什么要弄死你们?”

星芸指着围过来的霜狼,冷笑道:“它们要进攻了,你抵挡得了几下,还不如给我们个痛快?”

辛焱这才明白过来,三个少女是怕自己斗不过霜狼,所以想让自己帮助她们解决痛苦,他狭促地一笑道:“放心,我在洞里设置了符灯,里面亮堂着呢!”

他转身看着正在围上来的霜狼説道:“这些五品霜狼是可恶了些,不过它们身上的皮子还是不错的。”説话间他身上杀气纵横,让人不敢逼视。

星芸和彩翼、顾双飞看着辛焱冷酷而狂热的眼睛,心中俱是一阵迷醉,心中不约而同地涌起一个奇怪的想法:“难道门派的那些术士们所説的竟的的,桃花命劫真是因他而起的?”

朝阳治白癜风较好医院
妇科千金片售价
曲靖哪里有白癜风治疗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