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5日凌晨1点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4月25日凌晨1点,书店只剩下五十多位顾客,有人在静心读书,还有人在咖啡区用笔记本工作,还有人端着书本睡着了。收银台前已经看不到顾客。繁忙时段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已退去,书店显得空旷、寂静。

这是北京的第二家24小时书店,开业于2015年4月2 日(世界读书日)的三联韬奋书店海淀分店。此时距三联的首家24小时书店(三联美术馆总店)开业,刚好一年。

夜读者之家

“又找到新的精神家园了。”来到三联书店海淀分店,从事自由职业的孟先生很喜欢。他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

三联书店海淀分店位于清华大学同方科技大厦。这里文化氛围浓郁,周边林立着清华、北大、北京林业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二十多所高校,不远处坐落着京城另一家著名的学术书店 万圣书园。

海淀分店的内部面积有900平米,其中图书区域500多平米。书店内部呈长方形,一端被设计成有创意的阶梯式空间,另一端是咖啡、甜品和简餐售卖处,中间的狭长区域则摆放着琳琅满目的书,其中主要是人文社科类图书。

4月24日晚上7点,腾讯文化作者走进这里。店里已经聚集着很多读者,有来上自习的大学生,也有五十来岁的中年人。有人坐在阶梯式空间的台阶上看书,有人坐在消费区阅读,有人在书架旁盘桓。这种热闹的状况一直持续到10点多,读者才开始慢慢减少,书店也慢慢安静下来。

午夜12点, 4岁的孔女士和先生选了五六本书,走向收银台 直到孩子睡下后,夫妻俩才有时间出门逛书店。此时,来自北京林业大学的女研究生小王正坐在台阶上看书。她告诉腾讯文化作者:“听说附近开了24小时书店时,我很开心。这是一个大福利。”夜读比较累,她计划待到凌晨2点左右。

再往后,读者又少了一些,凌晨1点,书店只剩下五十多人。此时最精神的自然是年轻人。来自中国地质大学的小陈和女友坐在矮书架前,一会儿说笑,一会儿看书。他们打算熬通宵。两人是来约会,还是来看书?小陈笑呵呵地说:“都有吧。”

凌晨2点,书店只剩下十几人,北京林业大学大四学生小苏在紧张制图。学设计专业的他表示,宿舍太嘈杂,“这里很安静,适合做设计”。他还告诉腾讯文化作者:“

我们专业的书太贵,都是几百元的,所以我很少买。这里有,我就来翻翻。”他希望这里成为大学的第二课堂。

在书店所在大厦值班的,是一位19岁的保安。他只读过初中,说有的书自己看不明白。但24小时书店开张后,他看到很多读者前来,觉得由衷地高兴。“我知道,这些人都是爱读书的文明人。”

书店店长王玉曾在三联美术馆总店工作。她说,来总店的夜读者的年龄跨度很大,从十七八岁到六七十岁都有,其中最多的是年轻人。除去慕名而来体验夜间阅读的读者外,失眠的人睡不着,也来看看书。有人下夜班时公交车停运,也会来待一夜。还有人来北京找工作没找到,晚上就在这里落脚。

海淀分店开业后,人们在深夜又多了一个类似的去处。

4月24日晚,顾客在三联清华分店阅读。

实体书店仍然有独特优势

实体书的络销售和电子书的廉价,给实体书店带来了巨大挑战。但店长王玉表示,“进了书店,基本上没有空手走的”。在这个络阅读的时代,实体店仍然有一些独特的优势。

逛书店的孟先生告诉作者,尽管在上购书的可选性比较多,但在实体书店里能感受到纸质书的质感。他喜欢书店的氛围和感觉,觉得在这里看书,感觉更好。

自称“考研党”的大学生小冯则长期泡各种书店。“逛书店时走一圈,看到中意的书,不想拖太久,就在书店买了。”

四十多岁的读者李波说,自己逛实体书店都会买书。“因为很多实体店做不下去,所以买一两本书,纯粹是为了支持一下。”

作者观察发现,在晚上7点,书店收银台前等待付款的读者络绎不绝。一直到午夜12点,还不时有人购书。到了凌晨1点,就几乎没人再买书了。

书店的夜班值班经理马铮表示,晚上成交量下降很正常。“根据总店经验,每天通宵的读者最多二十多人。凌晨两三点以后,几乎没有销售额。”

不过,三联书店海淀分店开业的第一天是例外。王玉透露,新店第一天的销售额是 万元。其中,下午4点到晚上9点的销售额约1.5万元,晚上9点到次日早上9点的销售额也是1.5万元。

三联清华分店一侧的咖啡简餐吧。

24小时书店的未来

“希望你们把24小时不打烊书店打造成为城市的精神地标。”2014年,国家总理 给三联韬奋书店全体员工写的这封信,被认为是给24小时书店打的一剂强心针。

在三联书店美术馆总店开始24小时营业一年后,三联韬奋书店总经理张作珍对媒体表示,书店的销售收入为2 60万元,增长了120%;利润为三百多万,增长了170%,“是三联书店19年来最辉煌的时候”。此外,书店全年接待读者28万多人次,比上年增长68%。

但他坦陈,三联模式不可复制。其中的重要原因是,三联书店属于中国出版集团,后者是国有企业,容易获得各种政策扶持:三联开设第一家24小时书店时,得到了100万元政府资助。2014年12月,国家出台政策,免掉了三联书店1 %的增值税。

此次三联书店海淀分店投资900万元,其中国家拨款、补贴占800万 200万元来自财政部文资办,600万元是财政部拨给中国出版集团作品牌拓展的,三联向集团申请而来。

显然,这一切对民营书店来说可望而不可及。

2014年夏,西安有两家书城开始实行24小时营业制,但没能坚持多久。主要原因是读者太少,成本过高,基本是零利润运营,甚至要赔钱。而2014年年底在重庆开张的一家24小时书店,至今仍然苦苦支撑,但有时一个晚上只能卖出两本书。

实际上,以“24小时营业”闻名的台湾诚品书店,在香港开业后也无法再维持24小时运营,关门时间提前到了午夜。其中的部分原因是台湾从事文创业的人较多,他们中午才上班,有时间熬夜看书。而在香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工作压力很大,能来熬夜看书的人很少。

听说老家好多人靠通讯信息诈骗买了车、盖了房

“开设24小时书店要支出各种成本,还要考虑众多影响因素。书店从业者在开设24小时书店时要谨慎,考虑成熟再做决定。”在算了一笔账之后,有媒体认为,对于24小时书店,业内人士不宜盲目跟风。

也有很多读者希望24小时书店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免费图书馆。“图书馆晚上9点以后毕竟全关了,我这里还开着。而且我这里的图书第一时间更新,图书馆是做不到的。三联是一家有革命背景的老书店,对社会效益的考量会大于经济效益。”书店店长王玉说,这里确实承担了一部分图书馆的功能。

但这或许并不现实。王玉表示,不希望顾客只把书店当图游戏性十分强大书馆。“如果我这里只是图书馆,房租谁来交?我还是希望通过经营来实现自我造血。”

(实习:葛润)

临沂白癜风较好医院
治疗孩子积食药品
河源白癜风诊疗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