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分九洲武帝第三百八十一章生死一线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6

九洲武帝 第三百八十一章 生死一线

剑啸声撕裂雨幕。

卷成珠帘成串的雨珠,突然间向两旁避开,留出了一条不宽的真空带,而这真空带竟是给离人剑的锋锐生生逼出来的。“嗖”,离人剑的白虹穿过那段真空带,在漫天无数雨点的注目下射向三丈外那个撑伞的黑影。

虽然只在顷刻,但第五听云对局势的判断却精准无比。

巷前三丈处的撑伞人,一现身便站在第五听云剑灵感知的边界上,与第五听云保持着绝对安全的距离,这说明真正动手的另有其人。可撑伞人又不得不出现,说明这次刺杀缺他不可。

执剑的人在身后,那么撑伞人就只剩了一个作用——控场!

这漫天雨帘,就是撑伞人的杰作。

短短的刹那之间,第五听云就得出了他自以为最合理的解释。而这些充斥整个巷道的雨水,淋湿了他的身体之后,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凯特厄本(Kate Upton)、爱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以及维多利亚嘉丝蒂(Victoria Justice)等众多大腕女星裸照接连曝光起到了凝固定形的效果,那要想接触危机,首要的任务便是逼迫撑伞人,使其对水元素力量的控制出现漏洞。

于是,离人剑不顾身后锋锐,直逼撑伞人而去。

三丈的距离,在离人剑的飞行之下眨眼即过。与此同时,那边的撑伞人一手撑伞,另一手变换了手印,瞬息之间,撑伞人周遭的水元素力量纷纷朝撑伞人身前聚集,片刻之余就聚合成了一张水盾。

“果然不错。”

眼见着撑伞人对水元素力量的掌控,第五听云暗道果然,撑伞人是一名元素师!回想着与岱青莲初见时,那丫头也是在一把巨大的紫黑伞之下,而且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论晴雨,她都要撑着紫黑伞,说明觉醒了水元素力量的元素师在初期阶段都是很害怕阳光直射,忌惮阳气过剩的。

如此说来,眼前这撑伞人的道行还没有岱青莲高咯?

毕竟,岱青莲现在似乎已经摆脱了靠元素法器抵御阳气入体的阶段。

这么一想,第五听云就对自己的离人剑更有信心了。

“破!”

第五听云心中一声轻喝,那离人剑便刺在水盾的中心,没有传来破裂之声,但那张水盾顷刻间便爆裂成了一团雨雾,瞬间散布在了空气之中。撑伞人低声惊呼了一下,连连退了几步,他确实低估了第五听云的判断力和战斗力。

水盾爆成雨雾的同时,离人剑不再前行,而是调转剑头飞了回去。

趁着撑伞人慌乱的间隙,第五听云元力运转,果然全身禁锢有所松散,但双腿因为已被冰冻住,一时无法挣开。他只好全力冲破上半身的禁锢,在背后利剑刺来的一瞬间,他身子往左歪了一下。

闷哼一声,他强忍着利剑刺进肉体的痛楚。

幸运的是,由于他身体的歪斜,本该贯穿他心脏的一剑,如今只是刺中了他的后背臂骨。

身后杀手一剑失手,并不撤剑,手腕一转,竟要强行划开第五听云的后背。

感受到背上利剑剑锋的转动,第五听云咬牙前倾。同一时间,离人剑擦过他的耳际,直接朝着身后的杀手射去,他虽看不见身后的人,但却能感知到身后人的大致方位。

“吽!”

而这时,那名撑伞人见威胁不在,手中印诀再变,嘴里发出一声怪吼。

呼呼呼,怪吼声有如钟鸣,在这狭窄的巷道里不断回响。每一滴雨水,都在这怪吼声中发生了变化,它们如同朝圣一般,呼吸间汇聚到第五听云的头顶。除了那些缠缚在第五听云双腿上已经凝成坚冰的水元素之外,其余所有水元素全都聚集了起来。

巷壁,地面,瞬间已无一丝水迹。

轰隆声响。

第五听云只觉头顶有如天河倒灌,海量的水元素当头倾泻了下来。

他感受到头顶的压迫,心念陡转间,那格挡开了身后杀手一剑的离人剑,再次调转方向,一剑斩向双腿上的坚冰。咔嚓声响传开,坚冰很快全部脱落,而这时,头顶的水元素已经如瀑布般盖了下来。

哗啦啦的声音之下,海量的水元素将第五听云整个笼罩进去,而且这些水元素在顷刻之间已经变作了透明的坚冰。坚冰之中,还能看到第五听云的身影。呲,身后利剑再至,直接穿透坚冰扎了进去。那是一柄只有寻常长剑一般长度的短剑,但即便是短剑,此刻也已扎穿冰层,刺中了冰层中间那道人影的心脏部位。

“后面!”

撑伞人突然高声喊道。

持剑黑衣杀手立马色变,因为他手中的短剑虽然刺中,却并无鲜血涌出。若是以往,他这一剑刺出之后,被困在冰中的人心脏破裂,滚烫的鲜血会顺着剑刃渗出来,用人血的温度将冰层融化成血水。

然而,这一次不同。

他明明看见自己的剑洞穿冰层,刺进第五听云的身体,可只是眨了一下眼,那坚冰之中的身影就已消失,他的剑刺中的只是寒冰而已。身为杀手,当同伴的提醒声喊出,他就已经知道不妙,立即运转身法朝前奔出。

唰。

一道锋锐在他身后如月般拉开。

砰嚓声响起,那根由水元素凝结成的、本欲将第五听云困死的冰柱,须臾之间就被剑气波及,化作一粒粒细小的冰晶。而黑衣杀手因为反应及时,虽然手臂被剑气划伤,但到底没有受到重伤。

“扯呼!”

黑衣杀手手臂受伤,对同伴喊道。

作为杀手,致命一击若是失手,那便不会再有第二击。

缠斗绝非杀手之长。

撑伞人和黑衣杀手只一晃,身形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五听云也不去追,看着头顶化开的乌云,看着重新照亮这条巷子的光线,看着四周干燥的路面和石壁,他知道,对方确实走远了。而在前方,是这条巷道的尽头,白洁正在那里,师赋在白跑口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而在过去的近6个月洁的身边站着。

“师傅,你一直在这?”

当看见师赋之时,第五听云就知道危险已经解除。

“不错,《蜃楼诀》的水中月境已经使得得心应手了。若非水中月,你这时候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师赋含笑望着第五听云。

可不是嘛,第五听云心中也颇后怕,回想刚才的生死一线,若不是蜃楼诀,那水元素冰冻和最后那一剑必定扎穿他的心脏。看得出来,撑伞人和杀手之间配合默契,不知已有多少人死于此二人之手,他们虽然实力不见得多高,但作为杀手是完全合格的。当然,他现在也知道了,就算自己不会蜃楼诀,在最后关键时刻,师赋还是会出手的,有师傅在,再怎么自己也不会暴尸陋巷的。

“师傅,你跟踪这两人却又不露面,又在打什么算盘?”

“打算盘吗?怕不是我打别人算盘,而是有人打你的算盘。”师赋没有说明,但第五听云知道,这老头不直接出面,肯定是想看看这两个杀手背后的人,或者势力。





皮肤发黄是什么原因
小孩子健脾食疗方法
患了灰指甲会有什么症状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