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蛰居遇访客br带着一身的清瘦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一)蛰居遇访客

带着一身的清瘦,踩着雨后湿漉漉的小桥,他漫步走进山林,在那山坳的深处,有半亩薄田,有一间柴屋,屋前屋后种着梅树,他让梅树为自己看家护院。

山中没有什么事情,除了种地之外,就只剩下了写几行骈俪的文辞,在夕阳西下之后诵读,一边读,一边看夜景,于是,花朵更香了,蝴蝶更美了,萤火虫更亮了……

所有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唯有小屋里的这个人,没有什么事情,他,是个闲人。

然而,他又不是一个普通的闲人,准确地说,他是个杀手。

他叫刘正风,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优雅的杀手。

有人说,他杀人实在太慢了,从不讲究速度,的确,他并不像武林盟主西门那样,能一剑杀死蜀中恶贼三十六人,他从来都不是那种以速度取胜之人,因为,他杀人,更讲求意境,一种诗意。按他的说法就是,既然人家都要死了,难道你就不应该让人家死得更美一些吗?

刘正风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他曾经在地上铺上一张纸,然后,用一种极其具有诗意的方式,躲过对方的攻击,顺势让自己的剑锋在对方的喉管上轻轻地割那么一下。然后,就看见鲜血从那人的喉咙口喷出,喷溅在地上的那张白纸上,然后,他就用枯墨在纸上添上几笔,把它绘成了一株老梅。谁能想到,这梅花,居然是用鲜血染成的呢。他很得意这样的作品,可是,三娘却不喜欢。

三娘是他的妻子,虽然她总是骂他:“你是个怪人,你其实根本就不懂美是什么。”可是,她一边骂着,还是一边帮他研墨、掭笔,为他红袖添香。

这次,刘正风选择住到这片山林中来,却没让三娘跟来,因为,他知道,这次可不是闹着玩的,因为,这次他要对付的人,是魔教的第一高手,白剑通。这是个很难缠的对手,倒不是因为他的武功有多好,而是因为,他也是一个和自己一样,沉溺在琴棋书画中的人,这样的人,不好对付。

杀人和钓鱼很像,都是需要有耐心的,刘正风深谙此道。听说,这个白剑通已经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好几年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传说他又重出江湖了,而且,还杀了武林盟主西门的夫人,所以,江湖上又开始闻“白”色变。于是,就有人找到了他刘正风,希望请他这个江湖第一杀手,来对付白剑通这个魔道第一高手。

刘正风同意了,他是一个做事很有原则的杀手,他只杀恶人,但同时他又表示,如果要自己出手,必须耐得住性子,因为,按照惯例,他绝对不会主动去找白剑通的,他要等,等白剑通来找他。因为,他知道,高手对决,最后落败的那个人,往往是一开始先沉不住气的那个。

就这样,他打听到白剑通近几年都隐居在这个山林中,于是,便在这山坳里搭了一间小屋子,专门住在里头,等待白剑通。

他的雇主,那位武林盟主西门,很不高兴,他认为这样无休止地等下去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可是,刘正风还是愿意继续等,因为,他做事,有自己的准则。

西门盟主并不知道,刘正风这样做其实还是很有意义的,因为,在他闲得无聊的时候,他可以每天去山林里采集树上的露珠。他已经攒了一整个春天了,就存在那个小小的陶瓮里,也应该存了有七八分满了吧。

存了七八分大概就够了吧,应该可以煮一回茶了,他满意地看了一下,把陶瓮收好,就去山林里捡松木了,用松木来煮茶,最能煮出茶叶中的精华。

连柴扉都没有掩上,他就出门了。

回来的时候,刘正风发现,他的小屋里升起了炊烟,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因为,三娘虽然不住在这里,可是时常会来给他做饭什么但仍被警方通过监控视频发现了自己的偷盗行为的。不过,当他走近小屋的时候,却发现了不对头,屋子里有人说话的声音,一个莺声燕语的,自然是他的妻子三娘,可是,另一个是谁呢,这是一个极其苍老的声音,可是却听得出,那一定是个精神矍铄、鹤发童颜的老者。

刘正风有些激动,他就知道,今天是有收获的,所以他颇有先见之明,开着门就出去了。

当他走进小屋的时候,就看见三娘在灶旁忙来忙去,一个白发老者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两人说说笑笑。

只听得三娘说:“老人家,你说,我那相公是不是在假作风雅,他啊,连煮饭要放多少水、点多旺的火都不知道,结果啊,煮出来一锅焦炭,他倒好,还跟我说,咱要不试试看,用这焦炭来研墨,画出来的梅枝,是不是会更有神韵。”

接着,便听见了两人那爽朗的笑声。

刘正风知道,三娘绝对不会放弃任何机会的,江湖上的人已经全都知道他的那些糗事了,她的确是逮着人就跟人说的,现在,连这素昧平生的老者都不放过。他苦笑了一声道:“三娘,又在胡说啥啊?”

老者这才回过了头来,他站起身来,抱拳道:“这位小友,想必就是三娘的相公吧,失敬失敬。”他一边说话,一边还笑出了声,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

刘正风没好气地回礼道:“老人家,让您看笑话了吧。”

老者道:“老朽失礼了,老朽是住在这山里的乡野之人,偶经此地,突然闻到这里传来了炒菜的香味,那真是异香扑鼻啊,一时间食指大动,便来到此处,叨扰了。”

刘正风心想:这荒郊野地的,除了自己这样有所待之人,哪里还会有人居住呢,看来,此人必然就是西门盟主所说的那个白剑通了。他能在高手如云的西门府上把西门的夫人杀死,说明他的武功已入化境,我若贸贸然出手,必然不是他的对手,看来,还是要和他多多交往一番,探知他的武功路数,然后才可出手。

想到这里,刘正风抱拳问道:“在下刘正风,老人家,敢问您尊姓大名?”

老者笑着摆摆手,道:“乡野之人,粗鄙得很,老夫姓白,你就叫我白大好了。”

白大?这很明显是个化名,刘正风淡淡一笑,也不与他计较,他心中已经肯定了,这个老者就是他此次要杀的对象,白剑通。

刘正风毕竟还是个年轻人,城府并不很深,他此时心中波涛汹涌,难免就在脸上表现了出来,白剑通是何等聪明之人,早就看出了端倪,便淡淡一笑,道:“刘兄弟,你这小屋里怀有重宝啊。”

“不知白老先生指的是?”

白剑通指着刘正风手里的松木道:“刘兄弟必是藏着草木上收集的露水吧,要不然,你找这些松木来做什么,这松木煮茶,是再好不过的了,只有松木那特殊的香气,才不会破坏露水的甘冽,而且,还能恰到好处地与茶叶的芬芳糅合在一起啊。”

刘正风笑道:“白老先生,您可真是行家啊。不瞒您说,我已经收藏了整整小半年了,这次您可是有福了,既然大家有缘,不如一起品茗,如何?”

白剑通却摇了摇头,道:“现在,不可,不可。”

“为什么?”

三娘却早已经把香喷喷的饭菜端上了桌子,道:“傻相公,这都不知道啊,要是饿着肚子喝茶,能有啥意思啊,还是让白老先生和我们一起用过了膳,然后再饮茶,也来得及啊。”

白剑通笑道:“还是三娘深知我心啊。”说着,也不等刘正风招呼,就主动在桌子旁坐下,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笋,就尝了起来。

刘正风笑着摇摇头,也在对面坐下,吃了起来。三娘的手艺还是那么好,看这笋,都切出花儿来了,他自恃是用剑的高手,可是要他把笋切成这样,他自知还是做不到的啊。

三娘是蜀中唐门的高手,世人都传说唐门善于用毒,闻之色变,可是却不知,唐门之人对于饮食之道,也是颇为在行的啊。那是当然了,他们既然能够知道哪些东西放在一起可以使人中毒,那么自然也应该知道哪些东西能够使人更健康。三娘的妙处就在于她烹调的食物不仅能色香味俱全,能让人胃口大开,而且还能够帮助练武之人增加内力。

(二)饮茶中毒计

吃罢了饭,刘正风和白剑通就在小院子里头摆了两张竹榻,中间放上了一个新糊的红泥小火炉,用晒干的松木来烧煮。

就在水将熟的时候,白剑通突然发问了,“刘兄弟,不知道你要用什么好茶叶来招待老夫呢?”

刘正风道:“新收的西湖龙井,您看如何?”

白剑通却摇了摇头,道:“不,这西湖龙井自然要用泉水来煮,才能煮出它的清新啊,不妥不妥,这样煮,浪费了好茶叶,也浪费了好水和松木啊。”他把鼻子凑到蒸腾的水汽上,嗅了一下,笑道:“嗯,这水中我依稀闻到了梅花的气味,我想,这应该是从梅树上采集下来的露珠吧。”

一时间,刘正风有一种遇见知音的感觉,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孤独的,因为没有人能理解自己,理解自己的那些怪癖,可是,这个白剑通却懂他。

只可惜,他是自己的猎物,是他将要猎杀的对象。

白剑通笑道:“松木加梅香露水,自然要用来泡……”

“阳羡茶。”两人居然异口同声地说出了答案,皆是一愣,接着,两人便哈哈大笑,相互视对方为知己。

白剑通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罐子,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果真是碧油油的阳羡茶。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了老者就是魔教的白剑通,刘正风差点就要怀疑,这个老者就是传说中的茶仙陆羽了。

煮上上好的阳羡茶,倒在小壶里,一盏香茗,一炷檀香,面对一个知音,前尘往事全部都想不起来了,只管喝茶吧。刘正风一边端起茶碗一边心想:试探之类的事情,就放在以后去做吧,今天,只管与白剑通做个知心的好友便罢了。

想到这里,他对着白剑通淡淡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于是两人又是相互一笑,分别端起了茶碗,抿了一口。

喝茶和喝酒是不一样的,喝酒的时候,你大可以大口大口地灌,可是,喝茶就不一样了,它需要小口小口地抿。刘正风心想:总算遇见一个和自己一样喜欢小口喝茶的人了,那些俗透了的江湖人,总是喜欢牛饮,浪费了好茶叶。

喝茶和喝酒是不一样的,酒,是越喝越糊涂;可是,茶,却是越喝越清醒。白剑通心想:不对啊,为什么,今天喝茶,却也喝得脑子里一片糊涂呢。

当白剑通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喝茶和喝酒真的是不一样的,酒是越喝心越暖,而茶,却是越喝越心寒。

他砰地一声把杯子砸在地上,厉声喝道:“你,你为什么在茶里下毒?你我,有何冤仇吗?亏得我还视你为知音。”他气急攻心,竟然吐出了一口鲜血,那血,居然是黑色的。

“我,没有。”刘正风诧异无比,他一向认为,在茶水里下毒害人,是一种非常煞风景的做法,就和清泉濯足、花上晒裤、背山起楼、烧琴煮鹤、对花啜茶、松下喝道一样,像他这样一个唯美的杀手,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啊。他暗自运起内力,惊异地发现,居然自己也中毒了。莫非……他将视线看向了他的三娘。

三娘微笑地看着两人,道:“唐门用毒,向来是无色无味无嗅的,相公,你说我下毒的本事,是不是又高明许多了啊。”

“呸,在茶里下毒,是最不风雅的。”刘正风没有想到,他竟然又和白剑通异口同声地说话了。

白剑通不觉哑然,他挣扎着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向三娘走去,三娘吓得直往后退,可是,白剑通却从她身边走了过去,他踉踉跄跄地走出了小院,丢下了这样一句话:“刘正风,就因为你今天用梅花之露招待了我,我今天不杀你们。”说着,便一步三摇地向山林深处走去。

刘正风道:“三娘,快,快给我解药啊。”

三娘凑到了刘正风的身边,依然用娇滴滴的声音问:“那,你要是解了毒,还生不生我的气啊,我把毒下在了茶里头,你好像不高兴啊。”

刘正风强忍着腹中的疼痛,道:“不生气了,娘子,快给我吧。别闹了。”

三娘转了个圈,到了刘正风的身后,继续问:“那我要是给你解药,你会不会给那个白剑通送去啊?”

刘正风并没有迟疑,道:“当然了,我要杀人,也是要诗意地杀,怎么可以用这样卑鄙下流的手段呢,我当然要先治好他,然后正大光明地和他决斗。”

三娘叹了口气,道:“可是,你怎么可能打得过他呢,他这么厉害,我可是想了很久,才想出这么一个好方法,可以帮你的啊。”

<那可谓三天三夜都说不完p>刘正风叹息道:“娘子,我很感谢你帮我,可是,你用错了方法啊。你还是快点把解药给我吧,我快不行了。”

“是吗?真的快不行了啊?想不到我新研制的毒药这么厉害,你说,连你都受不了,那个白剑通,会不会也受不了啊。”三娘的言语里头,居然一点都没有惊慌的神色,正相反,她好像还很高兴。她做出沉吟状,道:“相公,你说,作为夫妻,我们是不是应该喜欢一样的东西啊?可是,我对你那些附庸风雅的东西,实在不喜欢,要不是爹爹说,你对唐门有恩,我才不会嫁给你呢。”

刘正风的眼睛有些迷茫了,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用舌尖分辨出几百种不同的茶叶的味道,可是,他今天居然不知道自己妻子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本来他以为妻子是为了让白剑通不生疑心,所以才故意把自己和他一起毒倒的,她应该马上会给自己解药的,可是,现在他觉得,她似乎是真的想要他这个相公死。

“你一点也不了解我,可是,这个世界上,却有一个人非常了解我。”三娘妩媚地笑了,这时候,一个人从树上一跃而下,来到了他们面前。

共 1048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江湖险恶,人生命运多舛,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脱,好一部《相逢一笑间》,朋友情谊,地厚天高!醉意朦胧中,依依读完这一篇应该是武侠的小说,心中敬意顿生。古龙之优雅,有了陆小凤,更有了楚留香,金庸之豪迈,有了黄蓉之射雕,有了几部曲,梁羽生之多情,有了七剑下天山,更有了大唐英雄传。俱往矣,一个纤弱的女子,写出了一篇令人荡气回肠的武侠文章,不是博览群书,就是天生奇才,按语至此,我无言,只有一种梦幻间的感概,在“江湖”中徘徊……好一篇文章,赞叹中,不仅沉入精妙绝伦的武功套路里,更是沉入人生的坎坷里,真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好文章,!【:山泉】【江山部精品推荐01207 016】

中卫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宝宝厌食怎么办
辽源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