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焚天第四十四章生擒活捉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武逆焚天 第四十四章 生擒活捉

惊恐的嘶喊声在丛林中突兀的响起,七名帮派武者此时内心的恐惧和对左风的怨毒无以复加,此地并非天屏山脉的内部,基本不太可能遭到强悍野兽的袭击。

可这种虎蛇他们也是有所耳闻,如果自己这群人不是鲁莽的向它们发动攻击,而是相隔一段距离绕开,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危险。但自己这群人是被左风的血迹指引,无辜的踏入了此处,并且率先对树上的两只虎蛇发动攻击。

虎蛇不擅长速度,但在一定范围之内,虎蛇可以将身体盘起弹射出去,可纯棉纱市场行情努力维持以说它们五丈范围内的速度在所有野兽中都是排在前列。加上这些人基本都身在半空,更不具备在空中转向逃避开的能力,这就使得几人只能全力拼杀,这种局面怎能不让这群人感到憋屈。

当先那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叫喊,就被凶猛扑下的虎蛇咬中咽喉。这名悲催的武者在生死关头奋力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刀,深深砍入虎蛇的身躯之中,两者瞬间同归于尽。长刀深深砍入虎蛇的身体,但却未能将之斩为两段,虎蛇身体的强韧也由此可见。

“弟弟。”

旁边一名武者用余光看到同伴被虎蛇生生咬死,忍不住大声呼喊道,两人竟然是兄弟关系。可根本没有给他悲伤的时间,因为此时腥风再次扑面而来,另一只虎蛇已经紧跟着扑来。

这支虎蛇也同样看到自己的伴侣被这群该死的人类所杀,更是不顾一切的向着面前的武者发起攻击。

“噗……”细不可闻的声音恰在此时响了一下,注意力都放在前方的人们根本未注意到这细小的声音。

就在这第二只虎蛇发动攻击的同时,冲在最后面的一名炼骨期一级的武者忽然停止了动作。表情僵硬的微微低下头,眼中看到一小截漆黑色的刀剑穿过自己的脖子。此时他很想努力叫喊提醒同伴,但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名冲在最后的武者对于左风的受伤本来就有那么一丝怀疑,所以行动中就落在了最后。可此时他却是想起了之前的钱副帮主,自己下意识的落后,却是走上了钱副帮主的老路。

左风丝毫不做停留,一刀穿透了对方的后颈就迅速将短刃拔出,随后踏着对方的死尸借力又向着另一人扑去。这名武者虽然没有回头,但眼角的余光却看到自己的同伴竟然突兀向下方落去,这奇怪的一幕让他下意识偏头看去,这一看之下几乎让他亡魂皆冒。

视线之中一名表情淡漠的少年,正擎着看不太清的黑色短刃向自己劈来,这一刻他才明白自己这群人,已经彻底落入眼前这十多岁少年的算计之中。

他就这样在空中半扭过身子,举刀迎向对方劈来的短剑。金铁交击的声音霎时间响起,其他几人也是同时发现了身后的变故,顿时都愤怒的睚眦欲裂。

此时他们的同伴举刀抵挡住了左风的短刃,但那瘦小的身影却是毫不停顿的撞入前者怀中。短刃绕着少年的拇指快速旋转,在两人身体刚一接触之时,少年就变成反手持刀快速的扎了五六下。

被短刃扎中之人,此时口喷鲜血嘴里只发出了“呕……呵呵……呕……”的怪异声音,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几人这时跳跃的力量已尽,都纷纷向地面落去。左风落地后在地上翻滚了几圈,站起身来毫不犹豫就再次冲入密林之中,有两人抬脚就想追去,却有人冷静的大喊道:“不要追。”

两人这才停下脚步,眼中满是愤恨的向着说话之人看去,眼中好似要喷出火来一般。因为他们和刚刚死掉的两人就同属一个帮会,平日吃喝玩乐几乎连去青楼都是睡在一起,现在看着同伴被人生生杀死,眼前之人竟然还要阻止他们前去报复,他们岂能不气愤。

“冷静点,你们先看清现在的情况。”这人冷冷的说道。

听到这人的提醒,两人猛然扭头向着大树之下看去。见那一条虎蛇身子几乎要断为两截,可蛇头却死死咬住了一人的脖颈致死都未松口。旁边一支虎蛇的眼中插着一柄长剑,整个剑身都没入到蛇头之中,只有剑柄露在外面,这只虎蛇看来也已经死去。

可它那长达两丈的蛇身却是死死缠绕在了一名武者的身上,这武者的身体已经看不出原来的身材,因为整个身体在巨大的压力下已经被挤压的扭曲变形,嘴边还残留着被挤压而出的破碎内脏。

看到这一幕,仅剩的三人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他们此时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左风第一次退走时说过的话。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他们这次用四条生命作为代价,深深的明白了左风那句话的真正的含义,也知道了左风的可怕与心机,更明白了左风当初所说的话并非完全为了恐吓他们。

‘这还是情报上所说的十几岁少年,这还是那李总管口中的小角色,这他妈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王。’三人同时在心中想到。

“下面我们该怎么做。”之前喝止两人追击的那人沉重的说道,为了追杀这十几岁的少年,交手两次,前后搭进去了五条性命。一开始气势汹汹的八人队伍,现在就只剩下了眼前这可怜的三人。

“妈的,如果正面战斗我们肯定能将他格杀当场。”一人啐了一口说道。

“我们八名炼骨期的武者杀一名强体期八级的少年,你还指望着他和你正面战斗?”一人不屑的说道。

“好了,人都死了还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开始说话的人缓缓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悲凉,他们帮会现在就只剩他自己一人,连副帮主也已经被杀。

“老子不干了,说什么也不干了,不论回去怎样处理,我也不想在这该死的树林里多留一刻。”

另外两人也同时点了点头,对他的说话都表示赞同,这种一切都在别人算计中的滋味的确是对精神的最大折磨。

“那就不管其他,先出了林子再说。”那名黑狼帮的独苗坚定说道。

左风就在不远处冷冷看着几人,他们的话也都真切的听在耳中。心中却是冷笑道‘想离开?现在想走,晚了!’

杂乱的脚步声在林子里响起,两道狼狈的身影此时如慌不择路的猎物般,在丛林里四处逃窜,两人身上此时都带着不同程度的伤。

就在刚刚他们再次遭到偷袭,几人本来决定撤出丛林,可就在几人跑出一段,觉得差不多安全的时候,左风的狠辣偷袭再次降临。几人此时已经如惊弓之鸟,本身的修为也只发挥出了平时的七八分。

在偷袭中三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两名虎威帮的武者,在战斗中丢下黑狼帮仅剩的一人独自逃跑。对此左风也是报以冷笑,这种丢弃同伴的做法,只会加速他们的灭亡。

他却不清楚这几名武者本就分属雁城中两个不同的帮会,危机时刻又怎会顾及别人死活。现在剩下的人都已经吓破了胆,生死攸关之时别说其他帮会,就是自己帮会的同伴也同样会丢弃掉。

此时两名虎威帮的武者全力奔逃,但他们却并未发现自己已经迷路,左风此时却是不紧不慢的吊在二人身后。这种办法在追捕野兽时他曾多次使用,目的就是在精神和体力上无限的消磨对方,从而让自己最后可以轻松击杀对方。

两名带公潍坊治疗牛皮癣专科医院众逐步养成文明如厕习惯着伤的武者本想快些逃出密林,但却是向着天屏山更深处跑去,跑出去很久其中一人才发现了“迷路”这悲催的事实。在这危险处处的密林中有着一名凶狠的追捕者,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突然跳出来给两人致命一击,而两人还在这山林之中迷失了方向,此时两人心中早已被绝望所填满。

‘上天无路,入地五门’此时两人只有这一种感觉。

就在两人慌乱中试图找到方向时,袭击再次到来,黑影闪烁伴随着鲜血的四处飞溅,一脸惊恐和绝望的面孔永远的凝固在了脸上,他的头颅高高飞起,他死前没有不甘和愤怒。他的眼中只有深深的懊悔,后悔自己当初不该主动要求加入这次的追杀队伍。

看着最后一名同伴死在眼前,仅剩的一名虎威帮成员没有全力逃跑没有奋起拼杀,而是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地上那具没有了头颅的尸体。此刻他心中和刚刚临死之人所想,竟然出奇的一致。

左风看着眼前之人呆立不动却并未放松警惕,当初自己在追杀一只野兽,就因为对方装出濒死的样子,结果暴起偷袭让自己差点丢掉性命。所以他现在明明已经看到对方眼中没有丝毫的斗志也不敢掉以轻心。

丛林的生活让他知道,敌人没有彻底死亡之前自己都不可以有一刻放松警惕。

左风小心的靠近对方,猛的运起云浪掌狠狠的击在对方小腹位置。正在呆愣中的武者,受了这一击好似也被惊醒过来,知道了自己此时只有拼死一战,却发现自己的纳海已经在刚才的攻击中完全破碎,已彻底成了对方刀俎下的一滩肉。

小孩腹泻能吃什么
黄冈治疗白癜风去哪里
广东在哪里买复方鳖甲软肝片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